顶飘 底飘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45sc.com

婚后的第一

(一) 前奏

  婚后的生活一直很平淡,和老婆的性生活也越來越少。自從她生産后,人胖

了不少,體型也臃腫了不少,對她的欲望更是減少了。

  自己開了一個小店,夏天天熱,晚上的時候經常和一幫鄰居朋友在店前的開

闊地打牌。來過山東的朋友都知道,山東這邊特流行打夠級,六人一圈,間隔三

人爲一夥,相對兩人爲對門。

  老婆的水平一般,所以他們的聯邦在走科后經常拿她的牌幫她打,或者跑到

她身邊給她指導一下。老婆的乳房很大,生完孩子以后更大了,尤其晚上穿著低

胸的衣服,把大半個白花花的奶子更是露了出來。

  有天晚上睡覺時,老婆忽然告訴我說,剛才打牌的時候有個人非禮她了。我

問:「誰啊?你怎麽知道?我咋沒看見啊?」

  老婆說就是她的聯邦,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干瘦,在水務局工作的,

住在店對面的樓上,我們外號叫他黃瓜,爲人很開朗,人緣不錯。

  我說:「他怎麽非禮你了?」

  老婆說:「他幫我打牌的時候摸我的手了。」

  我說:「正常手接觸一下而已,不至于非禮吧?」

  老婆說:「不是的。」她知道,是那種特意用力攢一下的那種。

  我這時才來了精神,我說:「被他摸,感覺怎麽樣啊?」老婆沒什麽反應,

只「嗯」了一聲。

  我繼續問:「想被他干嗎?」我和老婆對待性的態度都比較放得開,她是喜

歡多人群交和SM的,尤其渴望跟狗狗做愛。

  老婆臉羞紅了,點了下頭:「誰讓你不跟我做的!」

  說明一下啊,樓主現在胖了不少,欲望確實不高,但是一聽老婆這句話,我

的雞巴立馬硬了起來。我一把將她摟住,摸著她的大奶子說:「騷屄,真賤,想

被人操了?」

  老婆不說話了,紅著臉,低下頭,蹭我的肩膀。我把她摁在床上,一只手捏

著她的奶子,一只手摸她的下身,她把腿自然地張開,我手伸到內褲里一摸,一

股騷水出來了。我狠狠地把兩個手指頭插進去了,然后問她:「賤屄,被野男人

勾得這麽快就出水了?」然后是指頭粗暴地在里面抽插。

  老婆忍不住地呻吟了起來:「啊……啊……啊……好舒服啊!老公,快操我

吧!」

  我早就忍耐不住了,脫掉內褲,對準她的騷穴一下子插到了底。老婆長長的

出了口氣,雙腳攀住我的后背,一雙眼睛迷離著,「快操我吧!老公。」老婆嘴

里不斷地喚著。

  我大力地抽插著,嘴里不停地罵她「賤屄」、「騷貨」、「人人都能上的公

共廁所」。老婆完全進入了狀態,嘴里「嗯嗯、呀呀」的應聲著:「老公快操我

啊!操我這個賤屄……操死我,找人來輪奸我……」

  我更興奮了,把右手的大拇指塞到老婆的嘴里,老婆很自然地舔了起來。

  我大聲的問她:「騷屄,真是個破爛貨,想不想讓黃瓜操你?」

  「想!」老婆含糊不清的說:「想讓他操,操死我……」

  「爲什麽想讓他操你?」

  「他瘦,鼻子大,雞巴一定大,能操死我……」

  我聽得更刺激,精蟲有些上腦了,我說:「你個賤貨,就知道被大雞巴操。

想不想讓黑人來操你?叫他們尿尿在你的爛屄里,尿在你嘴里。」

  「嗯嗯嗯嗯……」老婆不斷地應聲:「操死我,操死我吧!」

  我聽了更忍不住了,兩只手不斷捏爆老婆的大奶子,不斷加快速度抽插,我

大聲喊道:「我要射了!射死你這個賤屄!」然后,一泄如注,噴射到老婆的陰

道里。老婆也徐徐的出了口氣,抱著我的后背,扭動著屁股。

  我軟塌塌的趴在老婆的身上,咬著她的耳垂問:「騷屄,真想被他操嗎?」

  「嗯!」老婆輕聲回答。

              (二) 奸情

  我問老婆:「你真想被黃瓜操嗎?」

  「嗯!」老婆輕聲回答,然后很乖巧的趴在我的胸前,靈活的舌頭舔著我的

乳頭。

  雖然射精過后有些累,可我還是覺得很亢奮,撫摸著老婆的大奶子說:「賤

屄,想被他怎麽操你?」

  老婆的臉又紅了,矜持了一下,羞羞的說:「就在床上操啊!等你……射完

了以后他接著。」

  我心里頓時湧起一股莫名的酸氣,但是很亢奮。「你個賤屄!」我恨恨的說

道:「一個男人操你還不夠啊?是不是逮個男人你就想讓他操你啊?」

  「嗯……不是啊……你不是……想讓他操我嗎?」

  真是個賤貨!我狠狠地說:「我想讓誰操你你都同意啊?」

  「嗯……不是……嗯……」老婆有些害羞,說話有些不太搭邊。

  我一把揪著老婆的頭發,把她拎到我的胯下,老婆很知趣的用舌頭靈活地舔

著我的雞巴,吃著殘留的精液,不斷地上下吞吐,甚是賣力,我軟塌塌的雞巴被

刺激得慢慢硬了起來,精蟲也開始慢慢湧上我的大腦。

  我把老婆的騷屁股搬到我胸前,用中指和食指不斷地摳她的騷屄,來回地抽

插,剛射進去的精液隨著手指的抽動汩汩冒了出來,發出淫靡的聲音,有幾滴精

液淌了下來,挂在老婆濃黑的陰毛上,配襯著充血紅腫的陰唇,顯得格外刺激。

  我的手指頭摳得老婆性奮了起來,她嘴里不停地哼哼,肥美的大屁股來回地

晃動,同時更加賣力地舔我的雞巴。

  我又想起了黃瓜,那個對我老婆有暗示的男人,個頭中等,摸樣還不錯,很

文雅,說話很逗,和我們夫妻倆聊得很不錯,好像,他的雞巴真的很大。記得以

前他到我們店里上廁所的時候,我看過一眼他的雞巴,不算太長,但是很粗,龜

頭像個小雞蛋一般,射尿的時候力道很大。可老婆怎麽知道他的雞巴很大?難道

他們以前有奸情?

  一想起這個,我的雞巴忍不住的格外硬了三分,開始有一譜沒一譜的瞎想,

是不是哪天他又來上廁所,大雞巴頂得短褲前面都撐起個大帳篷,然后老婆看到

了,格外想念他的大雞巴?那老婆有沒有摸過呢?黃瓜那小子會不會找機會用那

大雞巴蹭我老婆,頂我老婆的屁股呢?我老婆會不會被他勾引得騷水直流啊……

  這樣的淫妻想法把我刺激得不行了,我雙手狠狠地把老婆的頭向下壓,把陰

莖深深的插入到她的喉嚨里,刺激得老婆一陣「嗚嗚」的叫,想掙扎卻怎麽也掙

扎不開。

  我顫聲的問老婆:「騷屄,說,想讓黃瓜怎麽操你?」

  「嗚……嗚……就……這麽操……」

  「你給我做口交,他從后面操你的爛屄,是不是?賤狗!」

  「嗯……是……嗯嗯……就是這麽操我……啊……啊……我是個賤狗……」

  老婆無所顧忌地呻吟,隨著我手指頭抽插得更猛烈,大屁股晃動得更加激烈

了。我實在忍不住了,用手拍了拍老婆的屁股,示意她到上面來,老婆早就急就

不可待了,立即把兩腿張開蹲在我面前,一只手扶著大雞巴端坐了下去,一插到

底,然后快速的套弄了起來。

  我一邊躺在下面享受老婆的主動,雙手也不閑著,一只手伸到老婆的嘴里,

讓她舔我的中指,模擬3P時給男人口交的樣子;另一只手去撫摸老婆的陰蒂,

給她多重的刺激。

  我說:「賤狗,騷屄,想不想讓黃瓜從后面操你?」

  「想,想讓他操我……」

  「操你哪?」

  「操我的騷屄,操我……」

  「操你這個賤屄,母狗!」

  「嗯……嗯……嗯……操我,操死我吧!我是個母狗……」老婆已經完全進

入了狀態,肆無忌憚地發泄著自己的欲望和渴求,在我身上不斷地大幅度套弄,

彷彿要把我榨干一樣。

  我問老婆:「你怎麽知道黃瓜的雞巴特別大?是不是看過?」

  「嗚嗚……沒有……」

  「不可能!你怎麽知道他的雞巴特別大?」

  「我……我猜的……」

  「你猜的?」我對老婆這個回答顯然是不相信的,當老婆的屁股翹到最高的

時候,我突然發力,狠狠地向上挺起雞巴,狂操起老婆來:「說,賤屄,你是不

是看到過他的大雞巴,所以才想讓他操你?」

  大力的抽插刺激得老婆有些失神,可她還是矢口否認看過黃瓜的雞巴。我一

邊暴虐般的插她,一邊扯著她的頭發,把她的奶子送到我的嘴邊,用牙齒又吸吮

又咬的刺激她。

  「騷屄,說實話,到底看過沒?一定要說實話,不然我就不讓他操你了!」

  「嗯……嗯……我看過他的大雞巴……」

  「果然不出我所料!」我心里酸酸的想,「你真他娘的下賤,看野男人的雞

巴!」我恨恨地說。

  「嗯……我下賤,操我……啊……」

  我覺得女上男下操得不過瘾,于是一個翻身把老婆推倒在下面,把她雙腿扛

在肩膀上,狠狠地抽插了起來。

  「他的雞巴多大?」

  「嗯嗯……好大啊!特別粗……」

  「有多粗?」

  「特別粗……啊……好粗大……啊……」老婆有些語焉不詳。

  「比我的粗,比我的大嗎?」

  「嗯嗯……老公,比你的粗,又粗又大,比你的大……」

  老婆說這話的時候,陰道明顯收縮得厲害,一股騷水淌了出來。我這下確信

了,老婆是見過這個男人的雞巴了!我心里的酸楚感覺更大了,我問她:「你在

哪里看到的?什麽時候的事?」

  老婆忽然幽幽的歎了口氣,說:「老公,我說實話,你別生氣哦!」

  「嗯,我不生氣,你說吧,騷屄。」

  老婆斷斷續續的說:「是……是上個月十號你出差的那天。」

  我的心一驚,心里不覺的帶著怒氣,更加大力地蹂躏起了胯下的老婆,一邊

問她:「你是怎麽看到的?」

  「那天,他來咱店里,問你哪去了,我說你出差了……」

  「我出差了,你就去勾引野男人,是不是?」我的怒火更盛了,說話的時候

沒有表現出來,但是抽插得卻是更猛烈了。

  「繼續說,騷屄,怎麽看到的?」

  「啊……啊……那天他說,你出差了,我在家可逮著機會了吧,有什麽相好

的往家領就是了,嘗嘗新口味……」

  「媽的!」我罵道:「你這個騷屄怎麽說?」

  「我說,換什麽口味啊?男人……不都……一樣嗎?」

  「然后呢?」我問道。

  「他說,大的小的、粗的短的都不一樣,口味能一樣嗎?」

  「然后呢?」

  「然后……然后他就問我想不想知道。」

  「知道什麽?」

  「知道他爲什麽叫黃瓜!」

              (三) 黃瓜

  「黃瓜?爲什麽叫黃瓜呢?」老婆說。她其實很想知道,雖然她覺得自己應

該矜持一些,可還是按捺不住好奇心,問道:「你爲什麽叫黃瓜啊?」

  其實我也特想知道,雖然我隱隱的覺得這個外號跟他的雞巴有關系,可還是

想確認一下。于是我放慢了速度,更多的是壓在老婆身上,七淺三深的挑逗著老

婆的欲望,同時問她:「黃瓜怎麽說的?爲什麽他外號叫黃瓜?」

  「他說……黃瓜一般都打個彎,有點弧度,啊……啊……啊……他的……就

是那個樣子,向……向上打彎。」

  「果然被我猜中了。」我心道,然后繼續問老婆:「你們再說了什麽?」

  「他還說,這樣的做起來格外刺激,能挑得女人舒服死。」

  「那他怎麽讓你看他雞巴的?」

  「我沒看,他那天穿的短褲,那會……硬了,好……好大啊!」

  真是個賤貨!我問道:「然后呢?」我開始性起,慢慢地加快了速度。

  「然后我就沒理他,他就回去了。」

  「你怎麽不讓他操你呢?」我忿忿的說。

  「嗯……嗯……不敢啊!」

  「賤屄,想讓他操,爲什麽又不敢?」我的怒氣更盛了,開始了瘋狂抽插,

同時大力地揉捏老婆的乳房。

  「啊……啊……啊……啊……啊……啊……」老婆的叫床聲更大了,但還是

含混不清的說:「我……我想……讓他的……大雞巴操我,可怕你……生氣……

所以……」

  我徹底明白了,這個淫賤的老婆,是需要大雞巴操爛她的騷屄的。淫妻的沖

動驅使著我更加瘋狂地抽插,同時大聲的吼道:「賤屄,騷貨,叫他操你吧!操

死你這個爛屄!」

  老婆在我的刺激下,更加忘我和失神了,嘴里不斷地叫喚:「操我……操死

我……大雞巴操死我啊……啊……啊啊……操死我了……我是個賤屄,操我……

大雞巴……操爛……我的賤屄……」

  終于,我狠狠地又一次射在了老婆的騷屄里,而老婆,也舒服之極的癱軟在

床上,嘴里呢喃不清的哼哼,兩個爽到極點的人也相擁著昏昏入睡。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口渴,醒了過來,看到妻子安心的熟睡在我的肩膀上,

很滿足,很幸福。我心里忽然一陣悸動,如果她真的被黃瓜操了,我還會對她好

嗎?

  婚前,老婆有過不少性經曆,談過四、五個男朋友,處女膜被一個一夜情的

男人給奪走了,屁眼也被三、四個男人操過,並且,還爲別人墜過胎。這都不要

緊,畢竟婚前誰沒有過點故事,可是,結婚生孩子以后,如果她真的被人操了,

還能跟一前一樣嗎?如果被熟人知道我被戴了綠帽子,是多麽丟人的一件事啊!

  可內心的淫妻欲望還是沖破了我的顧慮,我輕輕吻著妻子,搖了搖她的頭,

「什麽事啊?老公。」老婆含混不清的說:「不睡覺?」

  「老婆。」我頓了頓,輕輕的說:「想讓黃瓜操你,就讓他操吧!不過,事

先要告訴我,不準懷孕,不準愛上他。」老婆似乎沒什麽太大的反應,只是輕聲

的「嗯」了一聲,向我的胸前又靠了靠,沈沈的又睡著了。

  天亮了,太陽升起了,生活似乎依舊。我上我的班,老婆看她的店,黃瓜還

是照舊過來打牌,只不過現在我看到黃瓜的時候,忍不住地會想他的大雞巴,想

像他操我老婆時候的模樣。那麽粗大的一個雞巴,還往上翹,直接刺激到女人的

G模糊點,會不會把女人操死啊?老婆的屄會不會被他操得又松又垮啊?

  而奇怪的是,黃瓜這些天似乎說話格外的少了一些,而平時,他是特能吆喝

的一個人。而我老婆呢,再也沒主動和我做愛,換句話說,我們再也沒做過愛,

她也再沒跟我提起黃瓜的事。倒是有那麽兩三回我還開玩笑的逗我老婆:「怎麽

現在跟你的姘頭奸夫沒什麽進展了?他再沒非禮你了嗎?」老婆只是淡淡的笑了

笑,沒什麽回應。

  我總覺得這事有點蹊跷,覺得不正常,肯定有什麽是我不知道的。難道……

老婆和黃瓜之間還有別的故事?

  我的好奇心驅使著我做了一件事,就是趁著老婆不注意的時候在店的門上偷

偷安裝了一個真空攝像頭,160G的記憶體,可以錄十四個小時,被我巧妙地

隱藏在門頂,攝像頭正對著店里,基本上能全覆蓋店里的情況。

  于是,我每天晚上到店里找機會把記憶體取下來,白天帶到單位去看看有沒

有什麽情況。一直四、五天都是很正常的情況,偶爾黃瓜會來,呆一小會就走,

偶爾會拍拍我老婆的肩膀、蹭一下屁股,我老婆也沒有明顯的閃躲。似乎,是很

正常。

  直到那一天,一個周二,黃瓜固定輪休的日子,那天發生的事情,讓我徹底

地震驚與憤怒!

              (四) 母狗

  直到那一天,一個周二,黃瓜固定輪休的日子,那天發生的事情,讓我徹底

地震驚與憤怒!

  黃瓜因爲工作的性質,每周的周二和周六是固定休息日。那個周二,恰逢本

市入夏以來的第一場飓風,瓢潑的大雨下了整整兩天,路上的積水很深,天色也

有些陰沈。我對老婆說:「今天就不用去店里開門了吧?」她說:「還是去吧,

在那里呆著也好,萬一有顧客呢!」我尋思反正店子離家也不遠,隨她意願吧!

于是,早晨我就開車把她送到店里,然后去上班了。

  中午的時候,給老婆打過一個電話,問她吃飯了沒,她說吃了,東來順的盒

飯。

  下午沒事我提早下班,雨還是在下,便想開車過去接她,可老婆說她沒事已

經早離開店子,去她爸爸媽媽那里了,讓我晚上也一塊過去吃晚飯。

  看看表,才剛過四點,嶽父家一般開飯晚是大概八點左右,于是,閑著也是

閑著,我就把今天的錄影取下來在電腦上放,結果,看到了讓我觸目驚心的那一

幕幕,而我前前后后大概看了四遍,才把事情所有的經過和大致的細節搞清楚。

  我無比震驚和憤怒,整個人崩潰了一般的癱坐在電腦桌前,任她催促我去吃

飯的電話響了一遍又一遍,我還是沒有清醒過來。那一刻,我感受到了男人無法

描述的羞辱和恥辱,也有一種骨子里的暴虐和複仇的欲望!

  還是按照時間順序,慢慢地來說說這白天的事吧!

  老婆到店里后,沒有敞開店門和窗戶,反而打開電腦后就掏出手機打起了電

話,后來我才知道,那是給黃瓜打的電話。扯了大概十分鍾后收線,然后老婆開

始化妝,那種很濃的煙熏妝,塗著紅紅的口紅,然后從樓上不知道哪個角落里掏

出一套連體的絲襪穿上,並且,還找出了一雙大概10厘米高的高跟鞋給穿上。

那是很久以前我們逛夜市的時候買的,她說買一雙穿穿,反正也不貴,我也沒反

對,只是,買了以后,從沒有看她穿過,沒想到她今天穿上了。

  我正納悶她要干嘛的時候,忽然聽到敲門聲,只看到老婆歡快的去開門,一

個人閃進來了,穿著短褲和T恤,拎著一個手提包。我一眼就認出來了,那人正

是黃瓜。

  老婆待他進店后,趕緊把門給死死的關住,這時黃瓜已經坐在了沙發上,那

種長長的長排軟座沙發,很寬,有80厘米左右吧!黃瓜很惬意的坐著,那麽放

松,好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樣。

  我正納悶老婆爲什麽要關門的時候,她忽然做出一件讓我無比震驚的事情!

  只見老婆低下頭,很自然的一下子跪倒在黃瓜面前,脫下黃瓜的沙灘鞋,用

那剛塗抹過口紅的紅唇一下子一下子的舔起了黃瓜的腳!那麽仔細,那麽認真,

那麽虔誠,同時又充滿了欲望和饑渴,彷彿小孩子怕別人搶去自己的雪糕,要趕

緊把它吃掉一樣。

  看著眼前的一幕,我的腦袋「嗡」的一下就炸開了,內心的憤怒跟恥辱如波

浪一般的湧上來,彷彿要把我整個人吞噬掉一樣。

  我明白,老婆愛好SM,我也明白,他們倆早就勾搭在一起了,我更明白,

老婆已經成了他的女奴了,那麽費盡心思的打扮,就是爲了討巧她的野男人,那

麽下賤地伺候男人,只爲了滿足自己的SM欲望。

  我呆呆的坐在電腦前,麻木的,但是不得不強打起精神看這對奸夫淫婦的表

演。

  老婆給黃瓜舔了一會腳,手伸向了他的褲裆,輕車熟路的褪下了黃瓜的短褲

和內褲,露出了他的大雞巴,然后手不斷地上下套弄。

  黃瓜這時候跟老婆說了兩句話,然后看到老婆順從地把頭趴到奸夫的胯下,

一邊套弄著黃瓜的雞巴,一邊給他做起了口交,不斷地上下吞吐,一會舔奸夫的

龜頭,一會又來個深喉,讓黃瓜的大雞巴完全地插入到她的喉嚨深處。

  黃瓜的雞巴確實是大,軟塌塌的時候看起來就比我勃起的時候要長,大概有

十厘米多吧!老婆給他做了一會口交,已經完全硬了起來,粗看之下,十七、八

厘米都有了,同時真的很黑,也很粗,龜頭像個雞蛋一樣那麽粗大,把我老婆的

嘴給充得鼓鼓的。

  針孔攝像頭清晰的廣角度記錄下了奸夫淫婦的一舉一動,宛如針一般的刺穿

我的心髒。我的心冰涼冰涼的,手腳發麻,癱坐在椅子上,內心的想法既糾結又

痛苦,燒灼得我要發瘋一般。這個下賤的女人,真的給我戴了綠帽子了,真的被

別人的雞巴操了,真的下賤地去給別人當母狗去了……

  老婆正給奸夫舔雞巴舔得歡暢,黃瓜又跟老婆說了幾句什麽,老婆慢慢地站

起來,撅起屁股,把穿著性感連體絲襪的屁股朝向黃瓜,同時嘴里一直深深含著

那根粗大的雞巴,彷彿生怕跑掉了一般,一刻也不舍得離開黃瓜的手撫摸著老婆

肥美的屁股,不時地用手拍打著,雖然離得攝像頭比較遠,可我還是能聽到他在

說什麽。

  「真是個好屄啊!賤狗,見了主人還不歡迎?」

  老婆嘴里「嗚……嗚……」的叫著,依舊賣力地舔著黃瓜的雞巴,同時屁股

不斷地搖晃,像只狗見了主人一樣歡欣的搖晃。

  黃瓜很興奮,用手又拍打了幾下老婆的騷屁股,兩只手用力地一扯,把連體

絲襪給扯開一個洞,然后一只手伸了進去,摸起了老婆的騷屄,「這麽快就出水

了啊!真多啊!你個賤屄。」黃瓜得意地說:「是不是欠操了呢?」同時,黃瓜

的手指頭不斷地在我老婆的騷屄里抽插,捅進去、拔出來,又大力地摳我老婆的

陰道壁。

  「嗚嗚嗚……」老婆快樂地呻吟著,嘴里含混的說:「人家……騷屄……就

是想你的……大雞巴了,想讓你操……我,玩弄我……啊啊……啊啊……」

  「那你這些天有沒有給我守住貞操啊?你老公有沒有操你啊?」黃瓜接著肆

無忌憚地問,一邊摳我老婆的騷屄,一邊拍打她的屁股。

  「嗚嗚嗚……沒有……我……我不讓他操我……我只……只讓你操我……操

我的……騷屄……」老婆像個下賤的母狗一樣,回應著奸夫的問題。

  「操我吧!我……我想讓你操我……操我的騷屄吧!」老婆央求起黃瓜來。

  「你真是個賤貨。你是我的,我讓誰操你,誰才能操你的爛屄。」黃瓜得意

地說。

  「嗯嗯……」老婆低聲的說:「我是你的,我只讓你操。」

  「真乖,真是好母狗,我喜歡你這樣的爛屄。」

  「嗚嗚嗚……求你了……操我吧……人家都……想了……」我這個下賤的老

婆,竟然主動哀求起野男人操她。

  「真是夠賤啊!」我怒火中燒。

  「想讓我操你了?騷屄,行,老規矩!」黃瓜更加得意了。

  老規矩?我的頭又大了,看來這對奸夫淫婦勾搭在一起很久了。可是,老規

矩又是什麽呢?

  老婆這時停下做口交,擡起頭來害羞的說:「不要啦,很難喝的啦!」

  「那你不想我操死你這個騷屄了?」黃瓜有些不悅,同時手里更加用力地摳

起了我老婆的騷屄:「賤貨,像讓我操你還要跟我講條件?」

  「啊……啊……啊……」老婆又立刻呻吟起來:「好……我做……我要你操

我……求你了……操我……操死我啊……」

  黃瓜滿意的笑了起來,然后站起身來,胯下的大雞巴一柱擎天,老婆立馬乖

巧地跪在他的面前,張大嘴,緊緊地對著他的雞巴,像是生怕要丟掉什麽一樣。

  時間在那一刻彷彿停滯了,兩個人就在那里僵著,彷彿在等待什麽事情的發

生,只不過,黃瓜的臉上帶著一點用力再用力的表情,而我老婆的表情則是又期

待、又害羞。

  「難道……難道黃瓜是要尿在我老婆的嘴里!」天啊!這是多麽瘋狂的事情

啊!我不敢去想像了,可事情偏偏如我預料的一般發展。

  之間黃瓜舒服的哼哼了兩聲,一股黃色的液體從尿道里噴射了出來,直直的

射到了我老婆的嘴里。我老婆像訓練有素一般的,不斷張大了口容接著奸夫的排

泄物,同時喉嚨不斷地吞咽,把又騷又腥的晨尿一滴不拉的全吞咽了下去。

  天啊!最下賤的妓女都不會干的事,我老婆就這樣給她的野男人做了!我心

中那個痛啊、恨啊,是無法描述的。

  待黃瓜尿完,老婆又貼心地舔他的雞巴,把殘存的尿液一滴不拉的全吞咽到

肚子里去,同時,舌頭沿著雞巴向下不斷地舔著奸夫的陰囊,然后,挪動著腳步

貼近黃瓜,雙手分開黃瓜的腿,往最深處用力地舔去……

  我要瘋了!我知道,這個騷屄賤貨在給她的姘夫舔肛門!她舔得那麽賣力,

生怕錯過了一絲一毫的地方,生怕那個大雞巴的男人有一絲不滿意的地方。

  我徹底崩潰了,這不單單是出軌偷情的事了。一個女人,喝她奸夫的尿,舔

他的屁眼,當他的母狗,而她的老公,從來就沒奢想過能有這樣的待遇。

  一個男人的恥辱,奇恥大辱啊!

              (五) 妓女

  我腦袋里一片空白,羞恥和憤怒沖昏了我的腦袋,我只能傻坐在那里,繼續

看著他們偷情。

  下賤老婆的舌功很厲害,伺候得野男人舒服極了,只見黃瓜舒服的摸著我老

婆的頭說:「小母狗,真好,這麽多天了,想我的大雞巴了吧?」

  「嗯嗯!」老婆饑渴的說道:「好幾天沒操人家的爛屄了,可憋壞了。」同

時擡起頭看著眼前的男人和他的大雞巴,帶著點哀怨但是又風情無限的說:「這

些天是不是又出去操小惠了啊?把我的浪屄都給忘了。」

  黃瓜笑嘿嘿的說道:「你真是個賤屄,這麽幾天沒操你就癢癢了?我上個周

五剛操完小惠,她老公好不容易出趟差,能不使勁操她嗎?」

  「那你就不過來操我了啊?你不知道我都多難受啊!」老婆爬了兩步,撅著

屁股跪在黃瓜面前,一邊擺動著屁股,一邊哀求道:「今天好好操我,操死我,

讓我爽個夠,好不好?」

  真是個賤屄老婆啊,竟然主動求著野男人操死她。可接下來老婆說的話更令

我傷心了。

  「你看,平時你不是喜歡我打扮成妓女的模樣嗎?我今天特意爲你打扮的。

來操我吧,好嗎?」

  是啊,老婆今天確實是爲黃瓜精心的打扮著,黑絲的連體絲襪加上高高的皮

鞋,煙熏妝的眼影和通紅的嘴唇,一看就是那種風塵色情女子的打扮。

  聽完這話,我已經絕望了。我知道我的老婆爲了這個男人是什麽事情也肯做

的,再糟蹋自己、再作賤自己她也是心甘情願的,而我這個老公,在她心里已經

沒什麽份量了。

  野男人聽完老婆的話,得意的笑了起來:「真乖,我的調教沒有白費,你終

于開竅了。過來吧,母狗,今天我就好好的操死你!」

  黃瓜一步向前,大雞巴貼近我老婆的騷屁股,用手扶著那大概18厘米長、

向上打著彎的粗大雞巴,不斷地拍打著我老婆的騷穴,還吐了一口唾沫潤滑一下

大雞巴,並且用手一摸,嘿嘿的笑著說:「還是這麽多水啊,我插進去啦!」

  然后他用力地一頂,那麽粗大的一根雞巴,一寸寸的倏的全部沒進了我老婆

的騷屄。之間我老婆長大了嘴,滿足而銷魂的發出了「啊……」的一個長音,雙

腿不自覺的開始並起來。

  「好爽啊!好久沒這麽深的操我了!」老婆忘我的呻吟了起來:「快操使勁

我啊!操我……」

  黃瓜早被我老婆伺候得盡興了,此刻欲望也是高漲的時候,他沒理睬我老婆

說什麽,雙腳蹲開馬步,把我老婆肥美的大屁股壓低,雙手放在她腰上,開始狠

命地操起我老婆來。他盡情發泄著自己的性欲,每一次都操到大雞巴的盡頭,把

粗大的陰莖全部插進我老婆的騷屄,然后拔出來,又再深深的插入……

  「啊……啊……啊……啊……啊……啊……好深啊……爽死我了……啊……

啊……啊……嗯嗯嗯……嗯……操死我了……啊……啊啊……老公……你操死我

了……」我淫蕩又下賤的老婆終于得到了野男人的大雞巴,被操得渾身通泰,嘴

里不停地胡言亂語,討好著野男人,討好著給她帶來無盡快感的大雞巴。

  「操……操……啊……啊……操死我……啊啊啊……老公……我愛……你的

大雞巴……操爛我的騷屄……操死我吧……啊啊啊……啊……」

  粗大的雞巴不斷撞擊著我老婆肥大的屁股,來回地顫抖,同時裹著老婆粉紅

的陰唇不斷地里外翻飛,把騷穴填得滿滿的張得大開,里面的嫩肉都隨著肉棒的

抽插不斷地向外翻,清澈的淫水不斷地隨著大雞巴而向下流淌,打濕了絲襪,一

滴滴的落在地上。

  「你真是個母狗,賤屄,是不是有個雞巴就能操你啊?」黃瓜一邊操著我老

婆,雙手不斷地掰開她的屁股,能讓他的大雞巴插得更深,操得更爽。

  「嗯……嗯……我是個……母狗……啊……啊……啊……我只讓……你的大

雞巴……操我……啊……啊……啊……我要……大雞巴……操我……老公……操

死我……操死我這個……母狗……啊……啊……嗯嗯……嗯……」

  「我就喜歡你這麽賤。」黃瓜得意的說:「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我就知道你

是個下賤的母狗,是個騷貨,你男人滿足不了你,只有大雞巴才能把你操爽。」

  「嗯嗯……我不想讓他操我……他的雞巴……太小了……啊啊……主人……

老公……我的騷屄是你的……只讓你操……只讓……啊……啊……啊啊啊……大

雞巴操我……操爛我……操死我……啊……啊啊……啊啊……」

  「真乖,真是個賤屄,都不讓自己老公操。」黃瓜更加得意了。也是啊,徹

底地征服一個女人,莫過于如此了。

  我躺在椅子上,聽著奸夫淫婦的對話,望著自己早就硬起了但是還不足12

厘米的雞巴,無限的頹然。

  「啊啊啊啊……操死了……操死我了……啊啊……」老婆又不斷地大聲叫了

起來:「老公,主人……操我啊!啊啊……啊啊……操死我這個母狗吧!啊……

啊……啊……啊……把我屄操爛了……啊……爽啊……啊……我的屄是你的……

是大雞巴的……啊……啊……啊……你想怎麽操……就怎麽操……啊……操死我

吧……插爛我的屄……啊……啊……」

  黃瓜一只手扶著老婆的屁股死命地操,另一只手沾了沾老婆的淫水,送到我

老婆嘴邊:「騷屄,看你的水,真多!」老婆「嗚嗚」的叫著,會意地舔著黃瓜

的手指頭,把自己淫蕩的愛液都給吃了下去,同時深深的舔著黃瓜的手指頭。

  「嗚嗚嗚嗚……嗯嗯……嗯……嗚嗚……啊……爽死了……」老婆嘴巴不停

地叫著,討好著黃瓜,發泄著自己肉體的快感。

  黃瓜把手指頭從我老婆嘴里拿出來,藉著老婆的唾液,輕輕的來回按摩著我

老婆的肛門,問她:「騷屄,今天讓你嚐嚐雙插的滋味吧?」

  「啊啊……不要……啊……好髒啊……」老婆看起來不想讓黃瓜給她肛交。

  「沒事。」黃瓜吐了一口唾沫在我老婆的屁眼上,用手指頭把它給均勻塗抹

開:「我今天就想嚐嚐你屁眼的滋味,哈哈!你個爛屄。」

  黃瓜一邊說著,一邊粗暴地把手指頭插進了我老婆的屁眼里,手指頭在里面

恣意地套弄、摳挖著我老婆的直腸,配合騷屄里的大雞巴互相摩擦著、刺激著我

老婆騷屄和肛門之間那層薄薄的嫩肉。

  「啊……」我老婆頓時發了一個長音,屁股扭得更厲害了:「啊……啊……

好爽啊……啊……要被你弄死了……啊……老公……操我……啊……死了……騷

屄叫你操爛了……操死了……啊……啊……老公……啊……啊……啊……操死我

了……啊……啊啊……」

  黃瓜稍微一停頓,把手指頭從我老婆的屁眼里抽出來,正想把雞巴也抽出,

我老婆說:「不要啊!不要停下,繼續操,操死我!」

  黃瓜嘿嘿的笑了,把沾滿我老婆排泄物味道的手指頭又塞到她的嘴里:「你

給老子好好舔舔,我一會操你屁眼。哈哈哈哈!」

  「嗚嗚嗚……」我下賤的老婆一邊舔著自己的排泄物,一邊嘴里含混的說:

「今天髒……主人……等過幾天我灌腸了……再讓你操……好不好?」

  「那你這里有安全套沒?」黃瓜問。

  「嗚嗚……沒有……他一直沒用安全套。」

  「媽的!」黃瓜不爽的罵道:「今天先放過你這賤貨。」同時,他又把老婆

的屁股擺好,帶著不爽的怨氣,瘋狂地抽插起來。

  「啊啊……啊……啊……操我……啊……主人……我的屁股和騷屄……都是

你的……都讓你操……」我可惡的老婆這時候也不忘討好她的大雞巴野男人,看

得我心里的痛楚沒法描述,可是雞巴又硬得要命。

  不知覺中,黃瓜已經強力而快速的抽插了二十多分鍾,我老婆早就被他操得

不行了,上身仿佛散了架子一般,只靠著雙腿勉強的支撐著。黃瓜雙手扶著她的

腰和奶子,下體不斷地撞擊著我老婆的騷屄,而我這個正牌子的老公,只能又羞

又憤的看著他們的春宮秀,同時用力攥著自己硬得像石頭一樣的雞巴,來回地套

弄,拼命地獲取這種變態的快感。

  「嗯嗯嗯……」老婆被黃瓜操得有氣無力,嘴里只能不停地哼哼,同時絲襪

已經被她的淫水給完全打濕了,而地面,也被淅淅瀝瀝的淫水給印出了一大灘。

  「啊……啊……啊……老公……爽……啊……老公……騷屄的腿好累啊……

到沙發上……操我吧……啊……好好的操……啊……我要你……用力操我……天

天都……操我……操死我……啊……啊……啊……」

  看來老婆真的支撐不起這麽長的操屄時間了,我心里恨恨的想:「黃瓜,操

死她這個爛屄!」可不知道爲什麽,又隱隱的心疼,心想:「也難怪她被黃瓜操

得爽,那麽粗大的雞巴,干了這麽長時間,哪個女人不喜歡,哪個女人不被操死

啊?哎,還是體貼一點我老婆,到沙發上再慢慢操吧!」

  黃瓜彷彿聽見了我的想法一樣,說道:「這麽不經操啊?好,到沙發上,好

好的操你。」然后慢慢地把他的大雞巴從我老婆的騷屄里拔出,之間我老婆的騷

屄被他的大雞巴給撐開了一個大空洞,騷屄的肉都合不起來了。

  隨著雞巴的抽出,老婆的身體一陣陣的哆嗦,然后如大赦般的一邊慢悠悠的

走到沙發上坐了下來,一邊把自己的絲襪往下褪,把高跟鞋也脫了下來,這樣,

她的下體就已經完全暴露在奸夫的眼前了。

  黃瓜見老婆已經躺好了,便走了過去,把老婆早就淩亂不堪的上衣和胸罩也

給脫了下來,看著老婆赤裸裸的在他的面前,他又得意的笑了。之后他擡高一條

腿,把右腳放在我老婆的大奶子上使勁地踩踏、蹂躏,同時又把腳趾頭塞到我老

婆的嘴里,看我老婆紅豔的嘴唇舔他的腳丫。

  「你真是個爛屄!」黃瓜說:「我從沒見過像你這麽下賤的女人。」

  「嗚嗚……」老婆似乎現在又有了一些羞怯,可此后起對黃瓜來得似乎更加

賣力了,一只手也抓住黃瓜的大雞巴不斷地給他上下套弄:「嗯嗯……嗯……我

就是下賤……就是個爛屄……操我……」看來,黃瓜的淩辱似乎把老婆骨子里的

淩虐因數又給啓動了,她下賤放蕩的潛意識讓她需要男人的大雞巴來操她了。

  黃瓜也脫下了自己的全身衣服,扔在沙發上,然后把老婆的腿高高的擡起,

扛在自己的肩膀上,大雞巴對準了老婆的騷屄,慢慢地插了進去。

  這時黃瓜也不著急,開始慢慢地抽插,一會九淺一深,一會粗大的龜頭只在

陰道口來回地蹭,同時兩只手不停地撫摸我老婆的大奶子,不斷地享受著我老婆

的身體,享受著老婆源源不絕流出的淫水,潤滑著他粗大的雞巴,打濕了他的睾

丸。

  「嗯嗯……嗯……好舒服啊……嗯嗯……舒服……老公……我愛你……嗯嗯

嗯……死你了……嗯……嗯……愛死你的大雞巴了……嗯……舒服……嗯……」

  「你的水真多!」黃瓜一邊抽插一邊和我老婆調情:「你是我操過的女人中

最賤的,水也是最多的。」

  「嗯嗯……嗯嗯……還不是你壞……啊……人家……喜歡你的大雞巴……嗯

嗯……嗯……喜歡被你操……喜歡給你淌水……嗯嗯……嗯……喜歡做你的下賤

女人……喜歡……嗯……嗯嗯……做你的爛屄……讓……嗯嗯……讓你……操爛

我……啊……啊……操死我……啊啊……啊……」

  「喜歡我大雞巴,我就操死你!」黃瓜慢速的插了一會,覺得不盡興,被老

婆下賤又淫亂的話把性欲給挑撥得又高漲了,開始快速的操起我老婆來。

  只見黃瓜將我老婆壓在沙發的最里面,把屁股高高的擡起,正好方便他的大

雞巴從上往下深深的插入,只見他好像打樁一般,飛速地操著我老婆,一下下的

全部插到底,頂到陰道最深處,而我老婆就好像被狂風挂在甲板角落上的木偶,

呆呆的,只能被動地享受這狂野的性愛。

  那瘋狂的動作其實真的把我給震撼了,可能是我的體力不行,我和老婆做愛

的時候都是平淡的,高速的抽插時間很短,可我沒想到黃瓜操得這麽猛,彷彿要

把我老婆生生給砸進沙發里一樣,彷彿要把她的靈魂給操出來一樣,「真是強悍

的男人啊!」我忍不住的想。

  就在這時候,我忽然聽見手機鈴聲響了,我以爲是我的,可看看手機,沒有

啊!一看監控螢幕,原來是黃瓜的手機響了,竟然和我是一個鈴聲,都是《荷塘

月色》。

  黃瓜的衣服就在他身邊,他一邊拿起手機說話,一邊慢慢地操著我老婆。我

老婆趁著這個難得的空暇,把她的雙腿放下來搭在黃瓜的屁股后面休息一下,同

時雙手不斷地摸索著黃瓜的后背和肩膀,還不時地用舌頭去舔他的乳頭,討好她

的奸夫。真是個賤女人啊!我都氣憤壞了。

  這時黃瓜的聲音突然擡高了:「兄弟啊,這都讓你猜出來了。這個騷屄操起

來真爽,水特多……」然后電話里面說什麽我聽不到,只聽到黃瓜得意的哈哈大

笑。我老婆似乎明白了什麽,害羞的扭著屁股,小拳頭輕輕的打著黃瓜的肩膀。

  這時候黃瓜忽然用手捂住手機,問我老婆:「騷屄,我那哥們聽說你特騷,

也想來會會你。怎麽樣,讓他過來吧?」

  我老婆頓時害羞了起來:「不要啊,都不認識,不想。我只想你一個人。」

  「那是我們單位的鐵哥們,這你就放心吧!今年還不到三十,標準的猛男,

雞巴比我的還大。怎麽樣,讓他來吧?」

  「啊,那不行啊!我都要被你給操死了。再說,我和他都不認識。」老婆還

在矜持。

  「操了不就認識啦!」黃瓜樂了:「你這個騷屄,別說倆男人,五個男人操

你都沒問題。乖了,讓他來吧,你也體驗體驗3P,我們哥倆保證讓你爽死。」

  「還是別了吧!」老婆扭動著屁股,不停地摟著黃瓜的肩膀:「好老公,我

就想你一個人操我。」

  「讓他過來吧,兩個大雞巴還不讓你爽死啊!」黃瓜一邊說,一邊慢慢地在

我老婆的騷屄里抽動,同時手不停地愛撫著我老婆的陰蒂。我明白,他是想用欲

望淹沒我老婆的擔心。

  果然,我老婆守不住了,開始叫床了,而且聲音越來越大:「啊……啊……

啊……操我……啊……爽啊……啊……用勁……不要停……啊……啊……」

  黃瓜把手機放到我老婆的嘴邊,同時下身用力地頂我老婆:「騷屄,叫床給

我兄弟聽,讓他看看你多麽騷,多淫蕩,多下賤。」

  「啊……啊……老公……啊……啊……操我啊……啊……我下賤……啊……

我是母狗……啊……操死我了……快操死我吧……啊……啊……啊……大雞巴操

死我吧……啊啊……啊……」

  「想不想要我兄弟一起來操你?」黃瓜一邊插一邊問。

  「嗚嗚嗚……啊……啊……好啊……讓他來吧……我要……他……要……你

們……啊……啊……一起……操我……啊……操死我……啊……」老婆終于徹底

地淪陷了。

  黃瓜得意的笑了,拿起手機大聲說道:「聽到了吧?兄弟,趕緊過來,咱兄

弟兩個一塊操死這個騷屄。地址……抓緊時間啊!對了,別忘了帶盒安全套!」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45sc.com